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20世紀最杰出的竹刻藝術家 金西厓142件精品亮相上博
2019-12-10 11:03

摘要:就藝術而言,金西厓的“起點”很高。大哥金城20歲時“畫名已艷稱鄉黨”,而后更是成為一代畫壇領袖。二哥金紹堂擅長書畫,尤精竹刻,在當時頗有名氣。三姐金章,從小便跟隨大哥金城學畫,工魚藻,是當時著名的女畫家。在這樣的家庭中成長,金西厓的“藝術細胞”自然十分發達。年幼之時,他便對金石書畫產生濃厚的興趣。兄…

就藝術而言,金西厓的“起點”很高。大哥金城20歲時“畫名已艷稱鄉黨”,而后更是成為一代畫壇領袖。二哥金紹堂擅長書畫,尤精竹刻,在當時頗有名氣。三姐金章,從小便跟隨大哥金城學畫,工魚藻,是當時著名的女畫家。

在這樣的家庭中成長,金西厓的“藝術細胞”自然十分發達。年幼之時,他便對金石書畫產生濃厚的興趣。兄長揮毫之時,金西厓總在旁邊幫忙研磨拭紙。大哥金城甚知畫道求索之艱,畫壇競爭之激烈,不忍愛弟如此,便指點道,“現今社會上搞書畫的人很多,刻竹的人少,你何不跟著東溪(金西厓的二哥金紹堂,號東溪)刻竹,比較容易成功。

7hHGuLsk9qerpUEncdFnVkTdkFvANUwXUR7ptV8t.jpg

金西厓

對金西厓來說,大哥的建議未必正確,但至少十分誠懇。在后來的學藝道路上,金西厓確實在竹刻上取得了卓越成就。很難說,以金西厓的悟性與勤奮,學畫是否會有所突破。但歷史沒有如果,時間從來不給過去其他可能性。

那么,金西厓在竹刻上做出了什么貢獻?

EexNDUgzjYsVIHSWtVzSPfaROnuTw8i0ETshPjtQ.JPG

上海博物館副館長李峰主持展覽開幕式

留下精美絕倫的珍品,是每一位名垂千史的藝術家的共同之處。作為湖州人的金西厓,在藝術上繼承了杭嘉湖地區浙派文人竹刻的優良傳統,十分強調作品格調的書卷氣和刀法上的金石味。長年寓居滬上,與海派諸家時相過從,又使他成為海派竹刻的健將。特別是在推動留青竹刻(又稱平雕,皮雕等,指用竹子表面一層青皮雕刻圖案)發展為海派竹刻的主流雕刻形式方面,做出了突出貢獻。

dUohkwiC1ZBJGh6hQZc560hDlsDbWgOKGlboxSE4.JPG

金西厓先生外孫女高祖紋展覽開幕式致辭

SErlUorSDBSJ1bcIkxxnjttZTqt1Ugz8ITXLrWYg.JPG

上海博物館館長楊志剛展覽開幕式致辭

除繼承浙派文人竹刻的優良傳統外,與書法、繪畫等平面藝術關系密切,被稱作文人竹刻主流的“淺刻”, 金西厓亦十分精通。從其傳世作品來看,除未見陷地淺刻,無論陰文深刻、陰文淺刻、隱起陽文、減地陽文、糙地陽文、毛雕以及留青陽文,諸如此類“淺刻”工藝,金西厓皆得心應手。

jMQT42fOnDDl3UYEqmwhvp6ZHo8eYsP3AByCM65L.JPG

g3OBGEpOKnMUbwMyFwW4noiPPdFnjLQcHmV22ldS.JPG

YBNmXunpJPnB9fs3ooXdFkiprjHKFCShdQtLEj0u.JPG

展覽現場

雖然最終沒有走上繪畫之路,但金西厓身上始終帶著中國文人特有的氣質——儒雅、風致、含蓄且帶著一股書卷氣。當時,所有職業竹刻人無不以能為纖小之工而炫技驚俗,講求淺細精微。金西厓技藝同樣高超,但使他超越匠人,成為一代文人雅士的關鍵,在于他將所刻對象的神韻揮灑盡致。就連當時聞名遐邇的篆刻家褚德彝都贊道:“摹善夫克鼎銘臂擱…銀鉤蠆尾,毫發不爽,芷巖、云樵不能專每于前”。他在1940年所制“摹張大千書畫扇骨”,將張大千鐵畫銀鉤、流利矯健的書風與空勾無皴大青綠的畫風再現無遺,氣象高華富麗,書法一面的地子作絲絲垂草之波紋狀,名“蓑衣地”,亦為西厓所創。

8Vh22NnTYK1XAUAI8UYdBHLN5yrX7b7dY7UKQ8Jl.JPG

展覽現場

jtVNBdTRVYKs0k7hikrJYLFjdQvjL93wQfmHlHZb.jpg

留青陽文陳摩畫花鳥竹扇骨

精湛的雕刻工藝與高雅的審美趣味,得到了時人的贊譽。啟功曾贊嘆 “于五百年來竹人之外獨樹一幟”,吳昌碩曾言“西厓仁兄精畫刻業,孜孜無時或釋,神奇工巧,四者兼備,實超于希篁(張希黃)、蛟門(韓潮)之上。”(注:兩人分別為明代、清代著名竹刻大師)

金西厓之所以被稱作“二十世紀最杰出的竹刻藝術家”,當然不止于作品精湛的雕刻技藝與高雅的審美風趣,更在于他對竹刻本體語言的孜孜探索與竹刻理論的書寫。

在“鐫刻時賢所作畫本”與摹刻前代金石拓本、法書名跡的同時,金西厓常常思考如何復興與發展竹刻作為三維雕刻藝術的本體語言。1922年,他為了寄托對先父的思念,將父親的遺照摹刻于竹,是將陷地深刻用于肖像寫真的第一人。褚德彝《竹人續錄》稱此作“得其神似,洵竹刻中能品也”。

3DARQCFfwOVbsqvWALWhEoojengpDCrxesVlR3z6.jpg

《刻竹小言》書影

其撰寫的《刻竹小言》是有史以來第一部對竹刻進行全面論述的竹刻理論著作,奠定了竹刻歷史與竹刻工藝學的敘述框架。這本書是金西厓晚年應其甥王世襄之請,將平日有關竹刻的札記交其“編次繕正”,后經王世襄整理而成,由《簡史》、《備材》、《工具》、《作法》、《述例》、《述例續篇》諸章組成,金西厓在卷首《自序》云:“遠近同好,時來相質,或詢取材之方,或咨鏤刻之法。亦嘗與二三友好,摩挲前人之制,研討其構思運刀之妙”。 惠孝同曾言此書“竹人兩錄有遺篇,未與金針度刻鐫。五百年來傳絕學,小言字字是真詮”, “理論敘述闡究獨詳,竹雕藝術不墜于世,端賴是書矣”。后世稱西厓為“有史以來最優秀的竹刻理論家”,這本書功不可沒。

KqTjTQwMxVHZy1ilFr7LAT3nsHrnP2BKaIc3cfrV.jpg

陰文臨齊白石畫蝦又行書竹扇骨

“小言”不小,在這本書中,金西厓完整闡述了竹刻發生學說,他認為,在上古時期,竹器就在人類的生活和生產中得到廣泛運用,到了先秦時期,已出現具有紋飾、運用于典儀活動的竹制品;明確有別于一般器用而具有工藝品性質的竹制品,有文獻可征者在六朝,有實物傳世者在唐代;唐宋時期竹刻已具備多種技法,形成專門藝術在明代中葉。如今諸多資料印證了金西厓的觀點。值得注意的是,金西厓這番論述竹刻歷史分期學說十分清晰,他并未因循前人略述源流的泛泛之談,而是詳為分析竹刻在發展過程中的風格變化與工藝流變,將明中葉以來進入專門藝術階段的竹刻歷史分為明代、清前期和清后期三個階段。這是竹刻歷史分期學說的首次出現,形成了竹刻歷史敘述的基本框架,至今仍有很大范圍的接受和應用。

lTCc4e0rYvvcqeh4iYJCCEdtDgLVDaXW3jeXMFXk.png

留青陽文臨金城畫菌菇圖竹杖

金西厓并未止步理論,而是結合自己多年刻竹經驗,系統論述了竹刻工藝學說,他從備材、工具和作法三個方面對竹刻工藝進行了全面的總結和細致的分析,并對“刻法名稱”即竹刻工藝類別進行分類,是迄今最適合竹刻藝術實際情況的理論。

HRgZ4p2ubyaAlk8PVlstl4HZQU9oYzNFZ0McLGuk.jpg

留青陽文金城畫餞春圖竹臂擱

如果只有前述這些,《竹刻小言》最多算一本竹刻歷史及實操書籍,真正奠定其在竹刻藝術史地位的,當屬其中獨到的竹刻藝術本體論,這一論述使整本書成為關于竹刻的哲學著作。在這本書中,金西厓力圖揭示竹刻藝術的本質與特點,明確指出在審美要求和創作思路上竹刻不能成為書畫的附庸,應重視和發揮竹刻作為三維雕刻藝術的本色。

金西厓是清醒的,當時竹刻界津津樂道于以竹刻的刀法表現金石書畫之平面性美感,雖然此種形式亦是金西厓最擅長手法,但他仍能正視其利弊,表現出一代大家獨立的藝術精神和謙虛的治學態度。同時,他也有著傳統文人“平天下”的胸懷, 在《刻竹小言》中,金西厓將自己多年積累的刻竹經驗和治藝體悟和盤托出,真知灼見溢然篇目間。

NqpS52DvHcDxyLv0tEgB1tZxbRHdD5TysNpfZAnj.jpg

陰文金城畫山水又草書竹扇骨

不得不承認,在金西厓畢生竹刻生涯中,家庭是重要的助推劑。家中風雅的藝術氛圍的熏陶,兼擅竹刻與繪畫的二哥金紹堂的親囊傳授,金西厓占盡天時地利,成功只取決于自己的努力。事實上,金西厓勤奮又謙虛。他甚以其兄所言為是,遂在從金城習書畫篆刻的同時,專力隨金紹堂學竹刻,不僅“居家之日,恒忘寢食”,在征途逆旅,“亦攜竹材刀刷相隨”。

金西厓不僅勤奮,“藝術資源”也是滿滿。當時的竹刻創作以刊刻書畫家的稿本為主流。與著名書畫家合作是提高竹刻家藝術地位的唯一途徑,也是產生優秀竹刻作品的重要方式。大哥金城在書畫界人脈廣泛,使金西厓結識了眾多藝壇名宿、畫界巨子。先后與其有過合作的名家包括吳昌碩、溥心畬、吳湖帆、沈尹默、羅振玉、張大千、齊白石等等,京津滬蘇杭等地名家幾于盡攬,甚至還有日本畫家渡邊晨畝,這是同時代其他竹人所不能望其項背的。特別是吳昌碩,長于西厓四十六歲,卻視這位青年竹人為忘年交,屢為其刻件題詩、作畫,至于所贈墨跡,更為難計。在金西厓的作品中,有很多是與伯兄金城合作而成的。“拱北畫,西厓刻”成為金西厓竹刻創作中最具特色的作品,一時傳為佳話。

GNZKmFlGlqeiQLE3ZXjF3MFHsCMlTinDC6dvpLKv.jpg

留青陰陽文金城畫梅窗圖竹筆筒

就這樣,金西厓因其著志氣堅毅、悟性高強、家人扶持,進境極速,很快便在技藝上趕超其仲兄金東溪,名噪一時。1924年時,他所刻扇骨的潤金已高達銀洋十六元。從價格來看,大哥金城所言的“成功”,僅從作品價格來看,已是全然實現了。

一九五零年代后,金西厓步入暮年,盡管他有著“推陳出新,超軼前匠”的自信,終因“手顫目昏,不復能操刀運鑿”而逐漸停止了對立體雕刻的探索。1979年,金西厓溘然長逝。

2019年,是金西厓去世40周年,也是其誕辰(其生于1890年)130周年,上海博物館于2019年12月7日至2020年2月23日舉辦跨年特展“金石筼筜——金西厓竹刻藝術特展”,以竹刻藝術品回望金西厓的一生。他傾注了一生心血的竹刻藝術,在上海博物館再次綻放光芒。

SvRQkJybTKFp6sUjg4gLrAj6ushDDq1w0RJgrZ4u.jpg

深刻沁園公遺像竹臂擱

事實上,金西厓與上海博物館的緣分已久,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金西厓先生即向上博捐贈作品。政治運動時期,為使自己的創作心血免遭浩劫,金西厓又將家藏作品寄存上博。此后,許多作品也陸續為上博征集。2008年,其家屬又向上博捐贈了部分金西厓遺作和遺物。由此上海博物館成為金西厓竹刻作品最為重要的收藏機構。

此次展覽是繼“竹鏤文心——竹刻藝術特展”、“竹素流芳——周顥藝術特展”后舉辦的又一竹刻專題展覽,系統展出了金西厓的竹木雕刻作品。此次特展包含展品共計142件(套),以竹刻作品為主,還包括木雕、繪畫、印章、拓本、名家題跋、檔案資料等與金西厓藝術生涯有關的文物。策展人上海博物館工藝研究部副主任施遠。

PBqSLuDO1hGpqfu7DnVKRRKApyDYnKGpR2zBzQEn.jpg

陽文摹小克鼎銘竹臂擱

展覽中,金西厓的作品分為兩大板塊展出。

第一板塊名為“清風珍一握:西厓所刻扇骨”,共85件作品,扇骨材質以竹為主。金西厓的竹刻創作即以扇骨雕刻為主。據其自定刻竹目錄手稿所載,總計436件作品中有扇骨383件,接近九成。早的創作于1920年,其年方過而立,晚至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其年已過七旬。雕刻形式多樣,無論陰文、陽文、留青,或則深刻、淺刻、毛雕,皆達到很高水平。他尤其擅長運思,靈活選擇不同刻法表現書畫墨稿的筆墨趣味和藝術意境,刻成之作往往較墨本更耐人尋味,是極為成功的二度創作。

lEHtqKEJmsPXNHwkoSDbxO6MTnG5kKpKm5nBvgDS.jpg

木雕果蔬象生一套(19件)

第二板塊名為“與世相媚玩:西厓所鐫文玩雜器”,包括臂擱、筆筒、手杖、印規、印章和象生小件,共57件作品,材質涵蓋竹、木、石等。在扇骨雕刻之外,鐫飾各類竹制文玩器物如臂擱、筆筒、印規以致煙筒、手杖,也是金西厓竹刻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些作品或為自用自賞,或以饋贈友朋,雖然總數不多,但無不浸透著作者的心血。

cbj3tAeWGUfaaGTk7eYHqEl77c9fUQtTdVjll0aP.jpg

陰文趙叔孺畫松菊又行書竹扇骨

以竹刻聞名于世的金西厓,同時也是一位篆刻家。在上海博物館館藏印中,有一批金西厓自用印,其中部分是金西厓之女金允臧遵照遺愿捐贈給上海博物館的。這批自用印所涉印人,除金西厓本人外,其兄金城所治最夥。昆仲倆人曾以紫砂為印材,以漢代三種不同尺寸的官私印章為范式制成印體,以金西厓字、號為主要內容共同刻制了15枚印章。這批紫砂印印文風格以沉穩為主體,并以古璽、漢印及明清文人篆刻風格等面目呈現,足見金氏扎實功底。除此之外,王福廠、王碩吾父子,黃石和童雪鴻等印家亦有為金氏治印多件。

BLmzfstV7nyxa2FVLe7iuHvaWid5avNzeomXPxgu.jpg

陽文摹古泉幣竹扇骨

值得一提的是,由金西厓家屬捐贈給上海博物館的《金西厓刻竹拓本》原件與捐贈給浙江省湖州市南潯區檔案館的《金西厓刻竹目錄》,這兩件重要的資料在此次展覽中也首次公開亮相。拓本一套十二冊,收入金西厓自選作品四百余件,以扇骨為主,另有臂擱、筆筒、硯臺及所刻印規、煙桿、手杖諸銘等,均為金氏手自氈拓。每冊首尾有同時名家所題簽、辭、詩、跋文等墨跡。該套拓本基本上囊括了金西厓的主要作品,是研究其藝術的重要資料,也是鑒定金氏作品的主要依據,不僅能從中查到金西厓竹刻作品的創作時間和去向,還可以了解到他的藝苑交往,是研究金西厓竹刻作品和創作生涯的第一手資料。

pcKeuEeijhlQc2MDcuLLL1zKi18qFEgGYdwUb5Df.jpg

“鍥不舍齋”石章

本次展覽還展出上海博物館所藏《尹椿、潘振鏞繪金紹坊先生二十八歲小像軸》和《吳徵繪西厓鍥簡圖》這兩件反映金西厓交游的重要畫作。《尹椿、潘振鏞繪金紹坊先生二十八歲小像軸》作于1917年,由尹伯荃畫,潘振鏞補景。圖中所繪人物衫袍頎長,豐姿雋爽,目光如炬,意氣風發,精致中不乏儒雅。其閑坐庭中,手展書卷,與翠竹、萱花為伴。褚禮堂《竹人續錄》稱其“擅書畫,精鑒賞,并工竹刻,日夕奏刀,無間寒暑。三年中刻扇骨至三百余枋。”吳昌碩言其“精畫刻,業業孜孜,無時或釋。”畫面所描繪的正是西厓早年日夜精研竹刻時的形象。《西厓鍥簡圖》作于丙寅(1926)冬月,畫家用理想化的手法表現金西厓開展竹刻竹刻創作的場景,筆墨滋潤、設色雅致、氣息清遠。吳昌碩為題引首,卷后依次有陳三立、譚澤闿、袁思亮、周達、龐元濟、朱孝臧、劉錦藻、章鈺、金兆蕃、高振霄諸人跋。

注:文中部分文字引自《上海博物館“金石筼筜——金西厓竹刻藝術特展”》,作者為此次展覽策展人、上海博物館工藝研究部副主任施遠。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号 2014a股票推荐 什么叫期货配资 广州配资网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直播 bfb游戏理财平台 股票配资论坛找象泰配资首推GO 沈阳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靠谱 2019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模拟炒股网 盈富配资 大智慧股票行情查询 股票融资杠杆_杨方配资开户 2019年每月上证指数 股票开盘时间 百度金融中心理财平台 91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