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追繳P2P非法所得,誰能幸免?
2019-12-10 14:15

繼湖南、山東、重慶等地明確宣布取締轄區內所有的P2P業務后,四川也加入了這一陣營。12月4日,四川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出風險提示函,表明省內目前沒有一家機構業務完全合規,因此全部依法取締。伴隨著轟轟烈烈的取締潮,是各地方越來越多P2P非法集資、詐騙案件暴露出來,而追繳也擺上了各地經偵部門日程。曾經在P2P平臺輕松拿著高薪的光鮮日子,轉眼之間成了浮云。

全面追繳

上海一位曾經在P2P平臺任職的白領李先生(化名)表示,“我上一家公司P2P老板自首后,公司還有30多億債權沒有兌付,上海經偵要求所有員工退還工資收入,我是網頁設計師,每個月工資到手1萬塊錢,每個季度績效獎金3000多塊,這樣合法么?”像李先生這樣的P2P從業人員并不少。事實上,追繳P2P平臺員工的工資、獎金、提成等所有收入已經成為各地經偵在追繳過程中的通行做法。

11月19日,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區分局發布通報,杭州孔明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人人愛家金融”網絡借貸平臺)涉嫌非法集資的行為人(包括部門主管、普通員工、業務輔助人員,其他為吸收資金提供幫助人員)自通告發布之日起至2019年12月31日止,應將自己在杭州孔明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工作期間的工資、提成、獎金等費用全額退繳至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區分局指定賬戶。

其中,“為吸收資金提供幫助的人員”意味著不僅僅是平臺員工,為涉嫌非法集資的P2P平臺導流的第三方也會被追繳。比如去年深圳福田警方通報錢爸爸案件稱,在偵查中發現,有大量資金以傭金形式流向平臺主動對接的渠道負責人。福田警方將對為平臺非法吸收公眾資金提供幫助并非法獲利的群體予以嚴厲打擊,并全面追繳非法所得。

此外,去年深圳南山警方發布投之家案情進展表示,對一名返利渠道負責人采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并督促平臺各返利渠道負責人主動退還所取得的返利款。

但是追繳范圍遠不僅止于此。一位PE投資人表示,其朋友幾年前投了幾個高息平臺,風控能力比較強,在平臺暴雷前落袋為安,也算掙了不少。“結果沒想到前段時間被經偵通知,讓他把賺的那些利息限期還回去,據說租辦公室給平臺的房東也被要求把房租交上去……”

這并不是段子。近日一份網友爆出的濟南市公安局歷城區分局下發的追繳通知書(回執)顯示,對中海創富(山東)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涉嫌集資詐騙案件中集資參與人的獲利資金依法追繳。

不光是濟南,11月27日,重慶市公安局南岸區分局發布警方通告表示,愛達財富的運營方重慶愛達投資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資案,警方要求所有集資行為人、愛達財富P2P平臺借款人,在規定時限內,退繳所有非法所得。

“以前投資P2P是高風險高收益,現在投資P2P,只有風險沒有收益。不要以為僥幸下車就能萬事大吉,說不好白忙一場。”一位業內人士評論。

存在分歧

新金融記者梳理了部分地方公安、司法機關發布的追繳通知,追繳依據普遍是《關于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第五條之規定,即向社會公眾非法吸收的資金屬于違法所得,以吸收的資金向集資參與人支付的利息、分紅等回報,以及向幫助吸收資金人員支付的代理費、好處費、返點費、傭金、提成等費用,應當依法追繳。

但在實際追繳過程中,各地的尺度卻有所不同。比如廈門在處理叮咚錢包時將追繳范圍限定在“管理人員、員工、其他為吸收資金提供幫助人員”;而杭州警方在信和財富、有融網、啟藍金服等平臺的追繳過程中,限定在“業務員、業務輔助人員、其他為吸收資金提供幫助人員”。

一個非常重要的分歧在于對不涉及業務的“普通員工”,有法律從業人士表示,普通員工,如清潔工、司機、行政前臺等人,如無專業背景、無培訓經歷等,如果其也未參與非法集資的行為,不能認為其具有非法集資故意。在不具有非法集資故意、沒有參與非法集資行為,且也無從知曉單位或他人事實非法集資行為而為其提供幫助的情況下,將其視為犯罪分子,將其工資收入作為非法收入,要求其全部退繳的做法,恐于法不合。

那么,對于與涉案平臺發生收入往來的第三方,是否應被納入追繳范圍呢?廣州廣強律所合伙人暨非法集資案件辯護與研究中心主任曾杰律師認為,為非法集資平臺提供相關正常的服務,比如提供水、電、場地、物業服務的公司、提供廣告宣傳、流量支持的電視、報紙、新媒體機構,這類人員和公司,顯然在絕大多數情況,都無法明知公司的主營業務是否涉嫌非法集資,在其職責范圍內,也不應該明知。因此,他們收取的水電費、物業費、租金、廣告費等,都屬于合法的勞動或者商品收入。

曾杰表示,在實踐過程中,各地執行尺度不同主要是地方司法機構對涉案財產的理解有所不同。其實,第三方機構與涉案平臺發生的相關收入,是否追繳,刑法相關司法解釋和《意見》早已經做了明確規定,需要追繳的情形為以下四種:

(一)他人明知是上述資金及財物而收取的(比如相關廣告媒體機構明知平臺涉嫌非法集資,依然收取廣告費);(二)他人無償取得上述資金及財物的(比如相關機構,是通過關聯交易無償取得的,這種不僅僅要追繳,還涉嫌洗錢或者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三)他人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取得上述資金及財物的;(四)他人取得上述資金及財物系源于非法債務或者違法犯罪活動的(比如是平臺負責人用于歸還賭債、高利貸等等)。

責任編輯:朱希杰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号 代办继续教育的怎么赚钱 澳洲幸运5 河南快赢481 买大小 庄家如何赚钱 捕鱼大师手机下载 昨天足球体育比分 黑坑赚钱方法 nba比分篮球比分 竞彩比分中奖新闻 充值游戏如何赚钱 下载新浪体育视频 凉皮会员代理怎么赚钱 奥讯球探网 大话西游游戏赚钱 麻将技巧顺口溜108张 网络捕鱼游戏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