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您的位置:城市金融網 >> 行業 >> 綜合 >> 保險
“地推門”后的水滴籌求重獲信任 我們還能相信水滴籌嗎
2019-12-11 09:41 來源:財經國家周刊 作者:楊楊

如果水滴不能厘清公益與生意的關系,質疑就很難被消除。

水滴籌希望“重新贏得信任”。在曝出“地推門”事件一周后,水滴籌創始人沈鵬以此為題,發出了一封公開信。

11月底,一則視頻曝光了水滴籌地推團隊的亂象,包括對求助者財產狀況不加審核或者有所隱瞞、隨意填寫募捐金額等問題。地推團隊這么做,還能收取最高每單150元的獎勵。

這一視頻引起公憤。對于互聯網上的個人求助,人們發現,這類信息平臺不僅可能對虛假信息失守,還可能是共謀。這種局面下,還能不能為個人發出的大病求助獻愛心?

這個問題的影響面不小。僅以水滴籌為例,從2016年7月上線至今,參與大病患者籌款行為的用戶已經超過2.8億,涉及金額235億元。而個人發布求助信息的平臺中,水滴籌只是其中一個選擇,各類公益類的網絡眾籌平臺以及微信、微博等社交平臺都涉足其中。

“個人求助不屬于慈善活動。”京師律師事務所主任、中國慈善聯合會法律顧問張凌霄說,慈善法沒有禁止個人求助,但這一行為也不在慈善法的約束范圍內,也就不在民政部的監管之下。求助者和捐贈者原則上只要兩廂情愿就可以,前提是求助者提供的信息“真實透明”。而在互聯網時代,平臺有沒有意愿、有沒有能力提供保障就成了關鍵。

“為了水滴籌的可持續發展,我們有勇于擔當和刮骨療傷的勇氣。”沈鵬在上述公開信中說,對于線下團隊正在進行一系列整改。

不過對于這些措施的結果,外界仍在觀望。如果水滴不能厘清公益與生意的關系,質疑就很難被消除。水滴公司的業務分成兩大塊,一塊是水滴保險商城、水滴互助構成的商業保險保障板塊,另一塊則是社會責任模塊,由水滴籌和水滴公益組成。后者是其商業化的直接流量來源。

“商業與公益并不是水火不容的。”北京大學非營利組織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錦萍說,個人大病求助平臺也不是不能鏈接商業保險商城,問題的關鍵還是在于信息的公開和透明。

打著公益旗號做生意?

“地推門”視頻一出,水滴籌的地推團隊暴露在公眾視野之中。

“做大病求助的信息服務平臺,為什么也需要有地推?”這個疑問加上地推人員不僅有業績考核、而且按單數提成等的做法,“水滴籌打著公益的名義做生意”的質疑就油然而生。

沈鵬將這歸結為“管理責任”,認為最初在績效設定的時候,對“項目真實性、服務質量”的強調和宣導不足,才導致在實際管理和執行中,線下團隊更重視“服務患者的人數”這個因素,為了“提成”去做了一些違規的事情。

據水滴籌給《財經國家周刊》的回復,他們最初組建線下服務團隊,是“發現一些年紀偏大、互聯網使用水平較低的患者,即使陷入沒錢治病的困境,也不知道怎么通過水滴籌自救”。在最初的設計中,這個線下團隊要起的作用,主要是幫助患者理解平臺以及在當地核實患者的真實情況。

分布在各地的線下團隊,按照水滴籌的說法,都是“為了滿足需求逐漸組建的”,并不是一個有目的的、自上而下搭建的過程。不過他們拒絕公開團隊的具體規模和分布城市,理由是“涉及商業機密”。

根據“地推門”視頻中的信息,水滴籌的線下服務人員分布在全國超過40個城市,他們常自稱“志愿者”。因此有人猜測,水滴籌的地推人員數量有1.6萬名,依據是今年初沈鵬在公開場合的一個演講。保有如此龐大的線下團隊,水滴籌難道不是為了“批量售賣悲慘”?

不過沈鵬在公開信中表示,線下服務團隊在全國只有幾百人。“這是兩個團隊。”水滴籌方面則解釋說,1.6萬是掛靠水滴籌基金會的志愿者總數,主要來自校園和社會上的志愿者協會,而線下服務團隊則是另外招募的。

整個事件中另一個廣受質疑的點,就是這些線下服務人員“按單拿提成”。他們為了私利不顧信息的真實性,而他們背后的平臺是否也打著社會利益的名義在做營銷?一種推論認為,如果平臺不能掙錢,這些提成哪來的?

“從法律上講,這些人都只是水滴籌的員工,拿提成都只是對其工作的獎勵。”張凌霄說。核心問題是這些錢“是不是從捐贈款中出的”,以及水滴籌是否告知了求助者和捐贈人。

水滴籌的官網首頁赫然標示著“大病籌款、0服務費”。沈鵬表示,所謂“提成”是公司支付給線下服務團隊的酬勞。這部分錢并不占用用戶籌款,而是公司的自籌資金。

審核失靈,還可能參與造假?

“地推門”事件也將一個長久以來的質疑擺上臺面:對于網絡上的個人大病救助,虛假信息甚至騙捐、詐捐等該如何應對?

捐贈者們一度希望平臺能解決這個問題,但“地推門”事件潑了一盆冷水。水滴籌的線下團隊對病患審核審查不嚴謹,平臺的審核機制在這個環節就失靈了。不僅如此,他們還可能參與造假。這類平臺能否盡到義務、自身的道德風險誰來監控?這成了新的擔憂。

個人求助實際上也有法律約束。比如若發現求助人捏造信息騙捐、詐捐,捐贈人可以起訴,但網絡個人求助面向的是大量的小額捐贈人,現實中“誰會為那點錢勞師動眾”?

金錦萍說,個人求助搭上互聯網這趟高鐵后,因為信息不對稱造成的“社會不妥當性”也呈現幾何級別增長,已經出現的一系列問題:騙子發布虛假信息也能頻頻得手;資源分配不合理,有些人不僅借此脫貧甚至致富;善款的使用目的也難以確保,比如有監護人遺棄患病孩子捐款逃跑的,也有人將看病的錢用來買房的;還有捐款的所有權問題,如果捐贈的用于看病的錢還有剩余,是否應該返還或給同樣有困境的人?

相對于用戶的期望,現行法規要求水滴籌們承擔的只是“形式審查義務”,即核實求助人的基本信息、進行風險提示、披露款項使用情況,并在有必要時協助調查。

水滴籌則反復強調,線下服務團隊只是審核機制中的一環。在給《財經國家周刊》的回復中,水滴籌稱在籌款發起、傳播和提現的整個過程都有全流程動態監控。患者的身份信息、病歷,其家庭經濟收入、醫保商保,還有治療進程和款項用途都需要做公示,平臺還會根據患者熟人的證實、評論等信息做交叉核實。面向捐贈人的舉報通道,則在籌款和治療過程中持續開放。另外也有一系列的事后追責制度,包括凍結籌款、終止項目、啟動核查到到起訴等等。

然而,因為線下團隊這一環的失靈,這套審核和監督系統的整體功用也被打上了問號。線下服務團隊提交的申請數量和過審率有多少?對于本刊提出的這一問題,水滴籌沒能正面回應。

張凌霄說,在現有的征信條件下,這類第三方平臺做不到對事實的逐一核查。沈鵬此前在接受采訪時也提到過,“個人求助信息的確認和核實是個難題”,因為用戶不會把真實情況公開。立法和相關法規的跟上,是宏觀層面能提供的支持。

這并不是說平臺就沒有改進空間。朝陽法院最近的一個司法建議就提出,水滴籌們要配置與求助規模相適應的審核和監管力量,同時健全審核機制。

水滴籌表示在審核中用到了社交網絡傳播驗證、第三方數據驗證和大數據等技術,卻對其如何發揮作用語焉不詳。也有業內人士建議,水滴籌可以和各地的慈善公益組織聯動,由后者遍布全國的志愿者團隊來核查求助人信息。

而水滴籌們又由誰來監管?這是另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眼下更多是靠自律。不過,這能否真將平臺上的“合謀”沖動關進牢籠?也依然還有疑問。

無法放棄的流量“誘惑”

“壓力最大的時候,甚至我曾想過,如果水滴籌線下團隊再管不好,是不是要像別人說的那樣把水滴籌交給公益組織?”沈鵬在公開信中這么說。

他的現實答案顯然是“不”。12月9日,水滴發布內部郵件,公布針對線下團隊的整改措施。包括成立獨立的服務監督團隊,通過實地探討、電話回訪等方式發現和查處問題。同時調整績效管理方式,將考核重心從數量調整為項目最終過審的合格通過率。另外線下團隊也在進行回爐學習、實行考核上崗。

重重問題和壓力之下,為何還要堅持自己做?沈鵬將這歸結為是“自身的堅韌”和對解決問題的信心。但外界更傾向于認為,這塊業務是水滴公司商業化的基礎,是天量流量的來源。

對此,沈鵬也并不諱言。他在多個公開場合都曾表示過,“公益籌款是一個很好的商業場景”。一個捐助人剛為白血病患者捐款,他就很可能想要購買一個抗癌或白血病的保險。多位水滴籌用戶表示,在捐款結束后被引導進了保險頁面或水滴互助頁面。其中轉化為現實購買的比例也非常高。水滴保險商城的官方資料這么說,90%的用戶在其平臺上首次投保,73%的用戶有復購意愿。

水滴保險也因此發展飛快。2017年5月平臺上線,但到2019年6月已有用戶1200萬、覆蓋超過900萬個家庭。今年5月,水滴保險開始試水長險銷售,當月保費規模就有600萬元,而6個月后這個數字就突破了1億元。這也吸引了資本的追捧。今年年內水滴公司已完成了兩輪融資,總計拿到15億元。

在水滴公司的架構中,水滴保險承擔盈利的任務,但這需要水滴籌的撬動。這就決定了沈鵬不可能將水滴籌交出去。

對于水滴籌現有的困境,公益慈善界和法律界人士曾建議,將其交給其他公益組織來運營,或者水滴公司設立一個專門的非盈利組織來運行。在明確這是一家非盈利公益組織的同時,也明確要從募捐款中提取一定手續費來支撐運營。

目前看來,水滴籌要走另一條路,即背靠“一個生意”繼續運營。這解決了運營成本來源的問題,但問題也接踵而至。

“比如募得資金和平臺其他資金能否分別管理?比如行政成本和來源能否公示?”金錦萍說,與平臺上其他板塊、其他業務的往來也需要重新界定,“要參照關聯交易的規則來處理”。如果未來公司上市,這塊資產也不應納入上市公司資產范疇內。此外在宣傳方面,應該明確作為商業組織的屬性。

責任編輯:陳平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号 年轻人赚钱还是学习 欢乐真人麻将下载 有什么关于画画的赚钱 双色球 刷苹果app赚钱软件真的还是假的 澳彩足球赔率即时赔率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下载 窗帘家纺赚钱吗 宁夏11选5 什么软件可以玩游戏在qq上赚钱的软件好 7m篮球比分繁体 c35彩票首页 参与什么可以赚钱 电竞比分网手机APP 那个电子书能赚钱 竞彩比分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