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明萬歷本《麻姑山志》亮相北京匡時2019秋拍
2019-12-11 11:17

摘要:北京匡時|2019秋拍《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十七卷(明)鄔鳴雷、陸鍵修左宗郢纂明萬歷四十一年(1613)陸鍵刻本1函6冊白棉紙線裝28.5×16.2cm參閱:《中國善本書提要》P209,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豫章形勝甲寰宇,麻姑形勝名豫章。如此靈山秀地,明代嘉靖以前卻只有詩文集兩冊,以録歷史上的…

X9M03pXM6XIKpsf9VQk9lwDpoqHNufVL65qDYUTm.jpg

北京匡時 | 2019秋拍

《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十七卷

(明)鄔鳴雷、陸鍵修 左宗郢纂

明萬歷四十一年(1613)陸鍵刻本

1函6冊 白棉紙 線裝

28.5×16.2cm

參閱:《中國善本書提要》P209,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

豫章形勝甲寰宇,麻姑形勝名豫章。如此靈山秀地,明代嘉靖以前卻只有詩文集兩冊,以録歷史上的文人題詠。直至萬歷三十七年鄔鳴雷來守建昌,提倡支持爲麻姑山修志,始有《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問世。此即所謂萬歷《麻姑山志》,全名《麻姑山丹霞洞天志》。拍品即此山始有之《志》。

a5c35mYGctWia2pppNsj6fu34TtacobFYV4KrEVx.jpg

《丹霞洞天圣境圖》

此版本查無著錄,《善本書提要》載國會圖書館藏明刻清印本:“國朝(清)羅森撰,因明萬歷中左宗郢《志》而修”,羅森序云:“明當神廟時,郡守鄔齊云屬鄉袞左奉常編之,凡若干卷,顏曰《丹霞洞天志》,藏版郡管庫中,經燹頓盡,即民間鮮遘原本”,羅森本應為現存最早的《丹霞洞天志》,而羅森據以刊刻的萬歷底本,即匡時秋拍即將為您呈現的萬歷四十一年陸鍵刻本。

TgaZq307YKDg3DgwrywqvyBkK8712soWg7Inhgj8.jpg

陸鍵刻書跋

以下內容引自:李致忠《明萬歷本〈麻姑山丹霞洞天志〉跋》,《國學季刊》第七期,P1-12,山東人民出版社,2017年。

k7Ajp6sViZ5H3nCKG7Ud3KUgBrELAV8QHZU2v5hu.jpg

麻姑山與麻姑山志

萬歷《麻姑山丹霞洞天志》,最早見于清黃虞稷《千頃堂書目》卷八,著錄爲“左宗郢《麻姑山志》十七卷”。同時又著錄“蕭韻《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十六卷”。該書目著錄的正確與否,姑置勿論。其次見于《明史·藝文志》,著錄爲“左宗郢《麻姑山志》十七卷”。其實,《明史·藝文志》的主要來源,就是《千頃堂書目》,所以兩者著錄酷似。清代乾隆時四庫館臣所見到的《續刻麻姑山志》十七卷,只是浙江汪淑家藏本,并謂爲“明左宗郢撰,國朝何天爵、邱時彬重修”,遠非萬歷原《志》,所以棄而弗録,進入存目。說明乾隆時四庫館臣已難見到萬歷《志》原本。當代古籍書目,如《中國古籍善本書目》、《北京圖書館古籍善本書目》等,均未見著錄。其實國家圖書館藏有一部,雖然不全,且與拍品不盡相同,但說它仍是萬歷本,尚屬可信。

eZdXddL988yyInhkaYcCTeEjNPzZGtIQ1kMpzaZ9.jpg

萬歷四十一年刻《丹霞洞天志》卷端、寫樣者鄭象極

(一)拍品與國圖本卷端下題不同說明什么

比較拍品與國圖本卷端下題,有助于判斷拍品是否爲萬歷原本。拍品按規則應著錄爲“(明)鄔鳴雷、陸鍵修,左宗郢纂,明萬歷四十一年(1613)陸鍵刻本”。每半葉九行,行二十字,小字雙行同,白口,四周單邊。爲什么一定要這樣著錄?這既有舊日纂修志書責任人表述的習慣,也有合乎實際情理的依據。本縣長官,乃至本府本州長官,通常處在支持、主持、監管督促修志的地位,出書時通常都要將本縣知縣,乃至本縣隸屬之府州知府知州列入監修的位置,其著作責任表述爲“修”;而實際編纂人則列入編纂的位置,其著述責任則表述爲“纂”。拍品各卷卷端下題爲“郡守四明鄔鳴雷長豫父、郡李長水陸鍵實府父監纂;少卿郡人左宗郢景賢父編定”,卷一卷端下首行還有小字鐫題“庠生鄭象箕校訂”字樣,既比較如實地反映了《麻姑山丹霞洞天志》修、纂人員各自的實際責任,也符合舊時修志題注習慣。鄔鳴雷當時是建昌府知府,陸鍵是建昌府推官,說他倆監纂,名副其實,責任表述準確到位。左宗郢是南城縣人,又是進士,是《麻姑山丹霞洞天志》的實際編纂人,責任表述由他“編定”,也名副其實。而國家圖書館所藏此《志》,各卷卷端下題則爲“郡守四明鄔鳴雷長豫父輯;郡李長水陸鍵實府父編;少卿郡人左宗郢景賢父校”。將知府鄔雷的責任降低爲普通輯者的身份,不合舊日修志的表述規矩。“郡李”是“郡司李”的簡稱,“郡司李”爲“郡推官”的別稱。陸鍵時任建昌府推官,所以頭銜簡稱爲“郡李”。他反而成了實際的編者,也不符合事實。而真正受命并實際編纂此《志》的左宗郢,反成爲一名校正者,更不符合事實。可以肯定,國圖藏本已非初印,而是在此《志》行世之后再行修補重印時改刻了卷端下題。也說明它應比拍品略晚。

鄔鳴雷(1566-1621)字長豫,一字齊云,奉化(今屬浙江寧波)人。萬歷三十二年(1604)進士。三十七年(1609)擢建昌府知府。建昌府與撫州府在明前期同屬江西布政使司湖東道。建昌府轄南城南豐、新城、廣昌四縣,治所在南城縣。萬歷六年(1578)又置瀘溪縣,亦隸建昌,成爲五縣。鄔氏任事勇于擔當,敢于負責,凡利弊當興革之事,皆與推官陸鍵議行。尤加意造士,捐俸置六學義田,以助諸生。并謂“麻姑舊有《集》無《志》”,“予既慨焉,爲葺其舊,創其新,以生茲山之色。而旴中士亦蒸蒸起,因復建堂課業,弦誦之聲遍滿山谷,足稱千載一時矣。則今日之《志》又曷可已耶!”(國家圖書館藏萬歷《麻姑山丹霞洞天志》鄔序)足見鄔氏守建昌要爲麻姑山修志的決心是十分堅決的。

Zzjhx212rQatIYveMYsjh9fsqCVnR65s6NlY4yLB.jpg

《麻姑仙壇圖》

國圖所藏萬歷《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左宗郢后序,將鄔鳴雷要肇修山志的思想與決心上升到爲政的高度加以闡釋:“予聞陳寵有曰:‘善爲郡者,精神繞于一郡,善爲邑者,精神繞于一邑。’吾固知今郡公精神無他注,惟日繞旴土山川、民社幾十百回,矧五老咫尺,雙瀑潺湲在坰外不舍許,寧有全志不出郡公胸中也者,而觀者尚索之方冊哉!公在則即政即《志》,公去則即《志》即政…予不佞,不敢以無稽之言,辱此邦文獻。特敘其概,以俟千古閱山《志》而評吏治者。萬歷壬子冬吉,治生左宗郢頓首拜撰。”意謂《麻姑山志》自在鄔守胸中,何必非求方冊成書!表達得既婉轉委曲,又讓人明確知道《麻姑山志》是在郡守鄔鳴雷支持、鼓勵、指導之下,由他左宗郢完成的。

左宗郢(生卒年不詳)字景賢,號心源,南城(今屬江西)人。萬歷十七年(1589)進士,授四川監察御史,巡鹽兩浙,督學京畿,所至并有政聲。轉南京太常少卿,尋致仕。歷官十數年,所至收覽圖籍,致仕時幾汗牛充棟,悉貯之郡學尊經闊,凡三百七十種,供師生研讀。他如建宗廟、置族田,聚書育英堂,令學者有所誦習,并捐田以養之。知府鳴雷在麻姑仙壇右側建育英堂,左宗郢又助田一十六石。因為資格比自己老,歷事較自己早,鄔鳴雷來守建昌之后,委托他撰寫《麻姑山志》,情理皆通。國圖藏本將鄔鳴雷表述爲此《志》的輯者,陸鍵表述爲編者,左宗郢表述爲校者,不管出于何種考慮,至少證明國圖藏本絕非開初的原本,反證拍品爲萬歷原刊。

陸鍵,字實甫,號開仲,平湖(今屬浙江)人。清彭潤章光緒年間所修《平湖縣志》卷十五謂陸鍵乃“江西巡撫萬垓子。萬歷三十五年(1607)進士,授江西建昌府推官,署南城縣事”。推官一職始設于唐代,掌管刑獄。明代各府推官雖然繼掌刑名,但職責加進了審計,成了各府的佐貳官。順天府、應天府的推官從六品,其余各府推官皆為七品。前述鳴雷凡遇利弊當興革之事,皆與推官陸鍵議行,就容易理解了。因為陸鍵應當是建昌府的佐貳官,也就是建昌府的副職官員,所以鄔鳴雷遇事多與之議行。正因爲陸鍵身爲建昌府推官,又兼署南城縣事,成了南城當時實際上的縣太爺。而麻姑山又在南城縣內,所以《麻姑山志》的纂修,他亦處在支持監管地位,故拍品將之與鄔鳴雷并列爲“監纂”,責任表述是確切而分明的。國圖藏本卷端下題格局已經發生了變化,反映它非原刊初印,稍遜于拍品。

JHmhGWOv3CZ50MBdR8O1e1c5lJz0hwXzj7bv5hv9.jpg

《麻姑山七夕會宴圖》

(二)拍品與國圖本卷十七不同說明什么

拍品卷一包括三部分內容:凡例、目録、校訂參閱姓氏。這是一份很全面的全書總括。凡例一共六條:闡明本《志》所寫主賓分明;所收序記詩詞,次第識之,宗工鉅筆,各冠其首,其他斷璧碎金,登覽題詠,則詮訂附録;類各有《志》,《志》各有考,間或失諸汗漫,溺于神怪,亦志神仙之事,不拘于耳目所聞;靈山勝地,游覽甚伙,名公制作尤多,只録其現存者;麻姑山洞天福地兼擅其美,所《志》奇峰異水、圣跡神蹤,只限于睹記者;此《志》爲考者四,爲表者二,爲志者四,爲紀者五。每卷以小序撮其大旨。而國圖藏本只有凡例,與拍品相同,但無目録及參訂人姓氏。不知是有意刪略,還是自然殘失。

拍品卷一目録第十五卷包括《姑志補遺》和《麻源附録》,第十六卷是《從姑附録》,第十七卷是《麻姑育英堂事宜附録》。但在實際鐫版時發生了問題,將《姑志補遺》和《麻源附録》都分別立爲第十五卷,第一個卷十五鐫成《姑志補遺》,第二個卷十五鏤成《麻源附録》。這一錯誤,造成刻完第十六卷時即已達到十七卷之數,使卷前公布的第十七卷應鐫的《麻姑育英堂事宜附録》根本沒法再刻,形成前邊目録公布的內容與后邊實際所刻的內容矛盾混亂,只得刪掉卷十七的名號和所要反映的《麻姑育英堂事宜附録》內容。而國圖藏本前邊不公布目録,將《姑志補遺》及《麻源附録》統一回歸到卷第十五,卷十六仍是《從姑附録》,而卷十七亦未在卷端明標,只在版口注明卷十七之次,卷端直接鐫題《麻姑山育英堂事宜附録》,內容共有七絳:一、鄔鳴雷撰《置買六學并育英堂麻姑觀田業題辭》;二、鄔鳴雷撰《課士示諭》;王一言撰《育英堂贍田記》;四、鄔鳴雷撰《奉常左公育英堂贍田藏書記》;五、左宗郢撰《訓文略》;六、《育英堂會規》;七、《麻姑山育英堂儲書目録》《計開左學院助書目録》。這明顯是再印時根據前邊目録更改并添加出來的。這兩者的不同,表明新修《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在鐫版時就岀現了誤刻,使后人再印時不得不加以調整和更改。可惜國圖藏本已是殘帙,不如拍品較全。但就版本而言,兩者均可說是萬歷本,區別在于拍品初印,國圖藏本重印。

pTKUegiRK7PLwTQOTDzSMW09aE0Z0MRRsb68NZne.jpg

《從姑圖一》

(三)拍品的付梓

拍品卷前佚鄔鳴雷序,卷后佚左宗郢后序,惟存陸鍵《麻姑志后跋》,這既是缺憾,又是疑點。缺憾在兩位主要人物的原序缺失,令人難知修志緣起;疑點在兩序佚缺,不知是流傳過程中自然丟失,還是后人有意裁撤,以造假象。但觀其整體風格、字體刀法、印紙墨色,審其爲萬歷原刊,似可取得共識。

拍品有建昌府推官、署南城縣事陸鍵《麻姑志后跋》,跋稱:“甬東鄔使君竣姑山之役,遂匯山中名賢題詠、靈異產殖,屬余壽梓。梓成,使君昌言簡端,余可無說,以跋其后……萬歷癸丑明首吉,長水陸鍵實府父跋。”癸丑,即萬歷四十一年(1613),此爲審定該《志》爲明萬歷四十年陸鍵刻本的確鑿證據。

拍品卷前有《姑仙圣像圖》、《麻姑山總圖》、《麻姑仙壇圖》、《丹霞洞天勝境圖》、《三谷云斗圖》、《從姑山圖一》、《從姑山圖二》、《七夕群仙宴會圖》,凡八幅。其中《姑仙圣像圖》右側鐫有“壬子春日之吉馬微薰沐寫”題記;《麻姑仙壇圖》題名左側鐫有“馬征寫”題記;《丹霞洞天勝境圖》右側鐫有“邑人馬徽寫”題記;《從姑圖一》題下鐫有“馬征寫”題記。因知此《志》附圖,都出自馬征之手。壬子,乃明萬歷四十年(1612),這一年的春天,馬徽開始爲《麻姑山丹霞洞天志》繪制各圖,翌年版行于世。

馬征,字鵬揚,南城縣人。進士。善丹青,工于大士像,嘗寫大土像贈人。白描妙手,人以爲李龍眠復生。明人著色山水,首推馬征。亦諳筆墨。可知此《志》卷前附圖非但出自名人之手,且這位名人里貫就是南城。當地人爲當地新修《麻姑山丹霞洞天志》繪圖,自然是妙手加鄉情,既責無旁貸,又熟悉勝景,所以幅幅生輝。

此《志》的字體風格,不是明萬歷時期刻書普遍通行的匠體字,而是手書上板。書者有自標“鄭象極”者,鄭象極,蓋又作象箕,應該是建昌府庠生中較爲優秀者。書前的《元君竇誥》,就是“奉道弟子鄭象極薰沐謹書”。校訂參閱姓氏中的庠生,也是鄭象箕排第一。庠生是明清時期府、州、縣學生員的總稱。學政到任之年要舉行歲試。歲試之前先由府、縣學進行預試,過關者稱“童生”,童生才有資格參加歲試,再過關者稱爲“秀才”,秀才進入府縣儒學讀書后,才可稱爲庠生。鄭象極是庠生,所以他也是秀才。他字寫得好,所以該《志》相當部分都是他手書上板的。他前邊還有一位舉人姚來京。姚來京,也是南城縣人。萬歷四十年舉人,也就是在《麻姑山丹霞洞天志》纂修過程中,他中的舉。后爲山東鹽運同知,升為武昌府知府。

綜上所述,可知編定《麻姑山丹霞洞天志》的左宗郢,為此《志》繪圖的馬征,執筆手書版樣的鄭象極,校訂參閱的舉人姚來京等,都是本鄉本土之人。這些人在四百多年前合力完成的《麻姑山丹霞洞天志》,今又重現人間。

IjnK80BMHRsFAXgCsrN42lE67ElrAdFVBcv6F4MQ.jpg

《從姑圖二》

麻姑山與麻姑山景物

明左宗郢所修《續刻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卷二《形勝考》云:麻姑山“發派于軍峰山,奔騰百里,至西芙蓉而結爲芙蓉山道場,復盤旋二十余里,始中結丹霞第十福地。又蜒蜿東行,結爲飛罐、王仙、秦人、云錦諸峰而聚于觀,故東瞰郡城,西跨宜邑,西南帶麻源三谷,北則豐草長林、虎狼蛇蝮居焉,人疑謂仙靈所窟宅莫得而窮云。丹霞福地,居山之巔,浮邱公修丹所也”。這是明朝人對麻姑山形勝的總括。用今天的話來說,麻姑山位于今江西省撫州市南城縣西十華里左右,乃武夷山系軍峰山之余脈。主峰海拔1176米。周回一百五十里。其山地處長江中下游,雨水豐沛,植被豐富,山巒起伏,萬木蔥龍,鳥語花香,物產豐富。可謂自然景觀奇特秀美,人文景觀棋布星羅。歷爲文人騷客登覽探幽賦詩歌詠之勝地,也是雅士文人展卷臥游并與之神交的誘人勝境。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以此標準衡量此山,可以說是靈山秀地,古跡仙蹤。云蓋山、霧應山、西芙蓉山、靈谷山、丹霞山、從姑山、紅屏山、廩山、銅山,山形各異,山勢爭奇;齊云峰、五老峰、葛仙峰、秦人峰、王仙峰、香爐峰、飛爐峰、獅子峰、浮丘峰、天馬峰、毛女峰、棲霞峰,峰巒累嶂,氣勢恢弘;象石、龜石、仙羊石、伏虎石、大獅子石、小獅子石、繡球石,怪石嶙峋,爭擬物象;石竇、華子岡、謝公岡、駝鞍嶺、云錦嶺、云闊嶺、谷口、三谷、仙姑巖、靈谷巖、卷石巖、伏虎巖等,巖石環列,岡嶺突兀,巖谷深邃,高下自然;更有神功泉、虎跑泉、九曲泉、金屑泉、月泉、碧眼泉、瀑布泉、雙瀑泉、卓錫泉、定應泉、桃源、菖蒲源、菩竹源、北源、金家源、古塘源、褻南源、五郎源、南潤、北澗、龍湫、錦溪、葛仙井、浮丘井、金龍潭、龜潭、水月潭、伏獅潭、桃源洞、水簾洞等,泉源潭湫,鑲嵌其間,高低錯落,有動有靜,美不勝收。這些本來都是自然天成,大自然恩賜的造化,又被賦予很多趣聞,使自然風光又蘊含某些人文故事,耐人尋味。

明左宗郢纂修之《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凡例言:“宇內洞天福地無兼聚一山者,惟豫章匡盧與麻姑丹霞并擅其美。”意謂惟有廬山和麻姑山兩者兼具,既有洞天,又有福地。洞天福地,乃道教仙境之稱,是群仙修煉居住之所。宋末元初鄧牧《伯牙琴》續編說“洞天福地,仙人是宅”。南北朝周武帝《無上秘要》卷四《山洞品》說“五岳及名山,皆有洞室”。明張宇初《峴泉集》卷二更言“吾道之謂洞天福地者,皆據東南山水之奇勝,故非人跡所宜棲息,而必仙真之奧區也”。意謂仙道所宅,不僅是名山勝境,且多居東南靈秀奇勝之山。廬山、麻姑山都雄踞我國東南江西境內,山清水秀,物阜民豐,爲神仙所鐘愛。

宋張君房《云笈七簽》卷二十七登七所列第二十八洞天就是“麻姑山洞”,而所列七十二福地中的第十,便是“丹霞洞”,并說洞“在麻姑山,是蔡經真人得道之處,至今雨夜多聞鐘磬之聲。屬蔡真人治之”。而圍繞丹霞所展開的元通竇殿、老君殿、三清殿、玉皇殿、靈峰殿、天一真慶宮、十賢堂、省憩堂、又玄堂、觀音大士堂、三忠祠、胡公祠、岳王祠、太宵靚、延禧觀、崇真觀、丹霞觀、石崇觀、靈仙觀、霧應庵、廣度庵、伏虎庵、藏書閣、文昌闊、觀音閣、御書樓、西窗寮、白云寮、清隱寮、煉丹室、沖和室、恒山精舍、蔡真人故里、思齊精舍、蔡經宅、西竺庵、順濟侯廟、麻源廟、云門寺、靈峰寺、龍潭寺、齊云亭、噴雪亭、神功亭、半山亭、瀑下流觴池等,均各具特色,各富人文,爲天然靈秀之地增添了文化內涵,使自然景觀富含人文情趣。

4VmV3OWVK1lajizoZsKOj3m6EKRfisn9fWndysEC.jpg

《物產志》

“夫山者,產也。言產生萬物,莫備于山。而建武諸山,姑崤稱最。以故地氣殊異,發宣自奇。硃米作貢于先朝,神功流芬于郡邑。采瑤草之奇葩,而知丹井之異;把紫藤之異卉,而得龍門之奇;生于源,芝秀于山,其他珍禽聚谷,奇獸潛崖,所謂寶藏斯興,貨財斯殖,利用民生,莫可彈述也。”這是明萬歷間左宗郢所纂《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卷四《物產志》中的一段總括之言。

本山所產“銀硃米”,“每年四月始稼,八月方收,宋時取以作貢”。到明萬歷時“山中半系他種,銀硃者亦鮮矣”。今天還有沒有,大可發掘,以富一方之民。還產一種酒,名“神功泉”,乃用神功泉之流水釀之。“氣色微紅,相傳謂諸仙丹氣所鍾”。萬歷時“水色變白,山中人取以釀酒,嘉于凡水數倍”。今此酒尚存否,亦可發掘,做出非遺產品。還產一種菜,名“瘴”,形“似菠菜,葉似小羅卜根,性頗熱,生于流水源頭至潔之地,不可多得。食之作檀香氣”。

麻姑山,花草繁茂,舉不勝舉。百合花、紫薇花、山丹花、水仙花、蝴蝶花、凌霄花、月季花、山茶花、鹿蔥花、雞冠花、玉簪花、結香花蘭、蕙、菊、金鳳花、寶相花、玉蘭花、刺桐花、紅娘子花、躑躅花等,漫山遍野,爭奇斗艷。其中金鳳花,也稱“鳳仙花,村婦取以染指甲”。紅娘子花,“一名鬼燈籠,結實似荔枝,其色紅若珊瑚”。還有一種草,名繡云草,“其葉連根,粒粒如黍米,其色似翡翠,若繡成焉。惟神功泉上有之”。

soRKXX9k9X0uiH9zWqEPzQ15ocmLv3wgmnwWkjPu.jpg

《物產志-蕓香樹》

還產一種蕓香樹,亦名山礬、鄭花、七里香、玉蕊花,每年清明時節開花。“收之,可以祛書蠹”。還產靈芝、枸杞、瑤草、地骨皮、益母草、商陸草、黃精、半夏、生地黃、何首烏等藥材。其中“商陸草,一名通靈草,其根有人形者,術土取以代樟柳神,能報人禍福”。

麻姑山飛禽走獸也不少,鸛鶴、練縵、翡翠、百舌、啄木、鶄鴒、絲毛鷚、鷓鴣、竹雞、鳩、鷹、鷺、燕、布谷、鵪鶴等百鳥齊備。尤其是“鴝鴿,又稱八哥兒,亦名寒皋,端午日斷舌養之,能學人言”。其他如虎、鹿、獐、狼、狐、九節貍、玉面貍、果子貍等,亦生活山間,出沒于人跡罕至之處。總之,麻姑山是秀美之山、豐饒之山、仙蹤道跡之山,自然景觀美,人文景觀多,物產豐饒,確是一座勝境名山。

14PZzHTp9TWb69qNKpcb4jAsxh1rvJSyy9jdR6G5.jpg

《麻姑仙像》繪者馬征

麻姑與麻姑山

麻姑乃中國道教傳說中的女神,其名最早出現在《列異傳》上,《列異傳》中有一條說麻姑神降蔡經家,經見麻姑手指長得像鳥爪,心想“此女子實好佳手,愿得以搔背”。麻姑知其褻意,大怒,遂發神功予以懲罰,弄得蔡經雙足“頓地,兩目流血”,給人的印象似是兇神惡煞。到東晉葛洪《神仙傳》中,麻姑品格、形象得到進一步完善和提升。《神仙傳》卷三《王遠傳》謂東漢桓帝(147-167)時,有久已成仙的王遠字方平者,“欲東之括蒼山,過吳,往胥門蔡經家”。原因是蔡經“骨相當仙”,“生命應得度世”,故欲取之,“以補仙官”,并在蔡家遣人召見麻姑,待“麻姑至,蔡經亦舉家見之”,并說她“是好女子年十八九許。于頂中作髻,余發散垂至腰。其衣有文章,而非錦綺,光彩權日,不可名字,皆世所無有也”。一幅美麗女神的形象宛然現世。“麻姑手爪不如人爪,形皆似鳥爪。蔡經中心私言,若背大癢時得此爪以爬背,當佳也。方平已知經心中所言,即使人牽經鞭之曰:‘麻姑,神人也,汝何忽謂其爪可以爬背耶!’便見鞭著經背,亦不見有人持鞭者。方平告經曰:吾鞭不可妄得也。”將懲罰蔡經的舉動移植到王方平身上,使麻姑的品格進一步完美。

麻姑既是仙人,其生平里貫便難以考實,因而她到底是什么地方人,在哪兒修煉得道升仙,便只能是故老相傳,決非信史。

南北朝時劉敬叔《異苑》卷五曰:“秦時丹陽縣湖側有麻姑廟。姑生時有道術,能著履行水上。后負道法,婿怒殺之,投尸于水,乃隨流波,漂至今廟處鈴下。巫人當令殯殮,不須墳瘞,實時有方頭漆棺在祠堂下。晦朔之日,時見水霧中曖然有著履形。廟左右…”丹陽今乃江蘇鎮江下屬之縣級市,這是最早說麻姑是丹陽人的文獻。

7uRu1lRx1uSi2bAhYVRwqB0yrBQK8PLVcTx04c9H.jpg

《仙靈記》

《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卷五《仙靈記》則說“麻姑,古宣城人也。今寧國路有麻坊,其地舉皆麻氏。”宣城又稱宛陵,即古宣州,寧國路即由故宣州改名而來,今屬安徽。這是關于麻姑里貫的又一說法。

明李賢《明一統志》卷二十五《仙釋麻姑》條,說麻姑“或云建昌人,修道于牟州東南姑余山。宋政和中封真人”。建昌屬江西,治所在南城縣。修道在山東牟州姑余山。這是較爲明確記載麻姑是江西建昌人。

至若麻姑在何處修煉并得道升仙,說法就更多了:

五代杜光庭《録異記》卷六談及繁陽山麻姑洞,說是這個洞往往閉塞。“元和中,南康王韋泉蒞蜀,洞忽開,時人或云洞門開即年豐物賤,尋又閉塞。至是復開,其后果年遠近豐稔。其洞本名麻姑洞,山側有麻姑宅基,蓋修道之所也。”繁陽山在成都三河鎮,傳說太上老君曾在此傳道,道教創始人張道陵嘗游訪此地。這是麻姑修煉成仙之地的較早一說。

宋晁說之《嵩山文集》卷五有一首詩,名《蓬萊仙》,詩云:“我是蓬萊山上客,暫到人間管春色。謝家池館縱吟魂,卓氏酒爐迷醉魄。人間春色將奈何,瀲瀲濫濫濃如波。歸來說與秦王女,麻姑偷去唱爲歌。”這又牽涉到一個傳說,謂麻姑是秦始皇之女,滿臉麻子,但心地善良。秦始皇修長城,奴役壓迫大量民工,每天鷃不叫,不得收工。麻姑不忍民工又累又睏,遂提前學雞打鳴,引來各戶公雞都跟著提前叫五更,使民工得以休息。這裹又將麻姑說成是蓬萊仙。

宋洪邁《夷堅志》卷四《麻姑洞婦人》云:“青城山相去三十里,有麻姑洞,相傳云亦姑修真處也。”

此說與《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卷五《紀》中之《仙靈記》相一致:

JMvj67plr41MC0vgxbTRgIn20VwdQkupVReQNHoi.jpg

《仙靈記》

《仙靈記》曰:“又傳云姑嘗與其弟入山拾薪,甚難,惟姑獨往,得薪甚多。其弟怪訝,竊伺之,惟見姑宴坐林間群鳥皆啣薪而至。其弟歸告其母,母乃強詰其故。姑自知其神異已泄,明日遂棄家而去,莫知所之。后數年間,忽歸于家,人問其何自,姑言自青城山而回。家人見所穿之衣垢弊頗甚,欲使更新以替之。姑不受,曰自有仙裳,其服皆精潔文彩,非世服也。又復棄家而去。”這是麻姑修煉升仙之地較爲重要的說法。

唐顔真卿《顔魯公文集》卷五收録一篇他撰寫的《撫州南城縣麻姑山仙壇記》,《記》中說:“大歷三年,真卿刺撫州。按《圖經》,南城縣有麻姑山,頂有古壇,相傳云麻姑于此得道。”表明他在大歷三年出爲撫州刺史時,曾登麻姑山并寫下了名篇《仙壇記》。而在此《記》的開端便明“按《圖經》,南城縣有麻姑山”。這是顔真卿交代他所寫《撫州南城縣麻姑山仙壇記》的依據是從《圖經》而來。檢宋陳振孫《直齋書録解題》卷十二《神仙類》著錄有“《上清天地宮府圖經》二卷,唐司馬子微撰”。考司馬子微(647-735),名司馬承禎,字子微,又作紫微,法號道隱,自號白云子,人稱白云先生,河內溫(今河南焦作溫縣)人。少好學,薄于爲吏,遂爲道士。事潘師正,傳其符錄及辟谷、導引、服餌之術。師正特賞異之。嘗遍游名山,朝圣洞天福地,撰寫了不少作品。五代沈汾《續仙傳》卷下說他撰有“《修真秘旨》《天地宮府圖》《坐忘論》《登真系》等行于世”。可證《天地宮府圖經》確是唐司馬微的作品。

宋張君房《云笈七簽》卷二十七登七《洞天福地》中收有《天地宮府圖并序》,書中三十六小洞天的第二十八洞,記載的便是麻姑山洞:“第二十八麻姑山洞,周回一百五十里,名曰丹霞天,在撫州南城縣,屬王真人治之。”而在宋潘自牧《記纂淵海》卷一百八十七《仙道部二》所輯此書則曰:“第二十八麻姑山洞,周回一百五十里,名丹霞之天,即南極王方平真人會麻姑于此蔡經宅并上升處。在建昌軍南城縣。”司馬承禎是唐代貞觀末至玄宗開元后期人,他生活的時代,正是唐代社會由初唐轉入盛唐之際,此期道教最受推崇,因而證明《圖經》所說撫州南城縣的“麻姑山洞”,應該在司馬承禎撰寫《天地宮府圖經》之前即已出現,否則在他的書中是寫不出來的。至若前到什么時候,仍須進一步加以考證。

LPLXU70A7kup9nktJVxwRrgk8XnN07MxtGLSS0Xx.jpg

《形勝考》

明萬歷左宗郢等所修《麻姑山丹霞洞天志》卷二《形勝考》中有言:“按本山古先名號,莫可考鏡。閱《撫州圖經》,舊說山中因麻姑仙度蔡經而得名焉。”意謂因爲麻姑仙在此山中度化了蔡經,使之升仙得道,故名麻姑山。《形勝考》又說:“舊記奧自東吳天璽間,天間有神人過茲山,度蔡經,遣使聞于麻姑,同爲證果。其事因留仙蹕云蹤而因以名此山。”意謂三國時東吳天璽年間,有天上神仙路經此山,度化蔡經。同時遣使告知麻姑,同登正果。此事在山中留有仙蹤駐蹕之跡,遂以麻姑名山。天璽,乃三國吳末帝孫皓的年號,蓋局公元270年前后,因知麻姑山得名,蓋在三國束吳末期,與前述《列異傳》所言麻姑基本吻合。

前引唐顫真卿所寫《撫州南城縣麻姑山仙壇記》,還說麻姑壇“東北有石崇觀,高石中猶有螺蚌殼,或以爲桑田所變。西北有麻源,謝靈運詩題《入華子崗是麻源第三谷》,恐其處也。源口有神,祈雨輒應。……自麻姑發跡于茲,嶺南真遺壇……”這裹所提到的麻源,雖然只是個山谷,但與麻姑洞離得不很遠,所以這個麻源也許就是麻氏源頭之意。

宋何夢桂《潛齋集》卷八收有一篇《分陽覺道山麻姑祠記》,《記》中云:“麻姑仙壇,本盱江丹霞小有洞天。在唐爲撫之南城屬縣,顏魯公刻石志事蓋可証也。分陽邑西四十里,曰生仙鄉,亦有麻姑祠,無所于證。然以地考之,源曰麻溪村、曰麻村、曰麻嶺、麻逕,皆托仙以名。而其鄉亦并都仙號,則仙之著靈茲土由來舊矣。”進一步印證了顏真卿上述的推測。歸結上述,也只能說麻姑號爲仙,里籍考實難,若尋升仙處,眾說皆相傳。

北京匡時2019秋季拍賣會

Beijing Council 2019 Autumn Auction

預展:

12月21日 - 12月22日

Preview:

Dec.21st-Dec.22nd

·

拍賣:

12月23日

Auction:

Dec.23rd

·

北京四季酒店二層 幻藝術中心

(北京市朝陽區亮馬橋路48號)

Dreamland Art | Four Seasons Beijing

(48 Liangmaqiao Road,  Chaoyang District)

北京匡時&iCouncil 2019年度拍賣會

此次年度拍賣會,iCouncil將聯合北京匡時2019秋季拍賣會同期舉辦,以線下預展配合線上競拍的形式,集中呈現包含中國書畫、現當代藝術、瓷器雜項、珠寶尚品、茶酒滋補、潮流藝術等六大門類的藝術臻品,力求為廣大藏家奉上一場精彩絕倫的古今藝術盛宴。

線下預展:

12月21日-23日

北京四季酒店二層 幻藝術中心

線上拍賣:

12月24日-27日

屆時廣大藏家可通過iCouncil匡時在線App、微信公眾號、小程序等多個官方端口參與,感受足不出戶、快捷便利的競投新體驗。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号 股票融资融券什么意思 金龙策略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2019低价龙头股 股票配资app平台是合法的么 期期盈配资 配资178 配资盘配资 恩瑞资本配资 点点牛配资 通配资 长盈宝配资 《股票分析指标大全》 企业如何从股票融资 房地产股票融资 翻翻配资